首页 > 文化 > 艺术大家 > 正文

单国防 书法家
2014-05-29 08:49:57   来源:   

单国防,字默石,号双道人、奈古山人。1953年2月生于山东威海,毕业于山东工业大学,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文化产业发展委员会委员、中国刻字艺术馆馆长、山东省文联委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刻字委员会主任、威海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山东大学(威海)书法研究院院长。



单国防书艺,极尽清冲淡远,雍容简穆之致,毫无造作之态。作品真率谨严,既不失古文字的一派天机,又赋予其郁然全新的时代气息,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他各体皆能,擅长于行草书,其书法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国际展览并获奖,为同行所称道。他的书法、刻字作品曾参加世界美术大展、全国第二、第三届刻字展,第三、四、五届国际刻字艺术展。书法《望岳》被北京人民大会堂山东厅悬挂,为韩国济洲舍利塔寺题写的塔额《世界平和之钟》,被雕刻在钟塔上。



书法著作有《单国防书法作品集》(韩国三星文化)、《中国书画》(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墨缘》(世界语出版社)、《威海揽胜》(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单国防书法集》(山东美术出版社)、《单国防书法艺术》等,翻译作品《韩国书艺史》(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主编《威海书法》(期刊)。


1999年 作品〈书法〉入选“祖国万岁—山东侨界庆祝建国五十周年暨迎接澳门回归祖国书画展”
1999年 作品〈书法〉入选“威海市庆祝建国五十周年美术、书法 摄影作品展,获荣誉奖
1999年 作品〈书法〉在山东交通系统“公路建设质量杯”美术、书法、摄影大赛中获书法一等奖
2000年 作品〈书法〉在全国二十城市政协横向联系会第二十七次 会议书画联展中入选。
2001年 〈书法〉在纪年建党80周年全省农民书法作品展览中获三等奖
2002年 〈书法〉在全省画院迎春书画作品展览中获二等奖
2002年 《望岳》被北京人民大会堂山东厅选用
2002年 《行书》入选山东省庆祝党的十六大胜利召开美术、书法、摄影、文物精品展览
2003年 作品入选“纪念羊欣诞辰1632周年全国名家书法邀请展”
2003年 作品入选“纪念王羲之诞辰1700周年书圣故里国际书画名家邀请展作品集”
2004年 书法作品在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00周年鲁沪农民书画联展》中获二等奖
2005年 书法作品“贺知章诗”被威海市档案馆收藏。
2008年 <书法>作品被冯德英文学馆永久收藏
2008年 <书法>作品被国家体育馆永久收藏
2008年 书法作品入选山东省十七市政协书画作品联展并被收藏
2008年 应2008山东文化产业博览会邀请,参加全国名家书法作品邀请展。
2008年 被评为2008中国书画年度人物,作品刊登在《中国书画报》
2012年 “为给水团庆功”书法作品被中国人民解放军68612部队收藏
2013年 参加纪念‘5.12’汶川特大地支暨灾后重建5周年——威海绵阳书法艺术特展,并被绵阳博物馆收藏。


国防如是说
在学习书法的过程中,以诗歌、辞赋、楹联、警句、散文为内容来体现书法艺术上的追求,二者联系起来往往是密切的。
人生的路,有很多很文学的词,诸如闯、摸、趟……但我始终还是喜欢“走”这个词,看清了,认准了,方能走;脚踩实了,一步一步向前,方为走。所以,或坦途、或歧路,总得向前走,踏踏实实地走完人生的每一段路。
无论做什么事情,想做出成绩都需要勤奋,要有一颗恒心。练习书法更是如此,古人所谓“笔冢”、“鹅池”皆寓此意。
我不是哲学家,探究人生太形而上;我不是文学家,描述人生太艺术化。认清路,向前走,别停留,莫管坦途与歧路,无限风光在前头,这便是我要说的。
经常有人向我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学习书法是否有诀窍,是否有捷径可走,否则为何并非自幼习字而大器晚成,也不乏习字多年不见成效者。以我看来,诀窍和捷径的奥妙就是悟性加勤奋。

单国防书法印象
一位艺术家如果仅在同行中为人所知,这是远远不够的。真正成功的艺术家,一定是妇孺皆知、家喻户晓的。比如晋代的王羲之,宋代的苏东坡,近代的齐白石。当然,享有此等大名的艺术家毕竟是凤毛麟角,几百年才出一个。倘若一位艺术家,能在某一地区为引车卖浆之流所共知,那么他已经是很成功的地方名家了。仅就山东省而言,济南的魏启后先生、乳山的胡翘然先生等,都是当地赫赫有名的书画名人。而在海滨城市威海,在老百姓中知名度最高的书法家当属单国防先生了。
艺术家能为寻常百姓所熟知,真才实学之外,必须假借一定的“外力”,或为趣闻轶事,或为显赫的身份。王羲之的“东床坦腹”、齐白石的“以假白菜换取真白菜”,都是为人民大众所喜闻乐见并广泛传播。单国防先生作为书法家能被威海市民所熟悉,大概与其“威东航运公司”中方总经理的身份不无关系。但究其实质,还应归功于其不俗的艺术水平。一个艺术水准不高的人,无论假借何种力量,也是很难得到人们的认可,毕竟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
单国防先生学书的经历,与大多自懵懵懂懂的孩童时期便开始学书的书家不同。他在三十五岁时身患重疾,生命一度危在旦夕。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而就在此时,对是死生有所参悟的单国防开始练习书法。可以说,单国防的书法自一开始便蕴含着生命的沉重与世事之艰难,这注定了他永远不会走向时下流行的哗众取宠和流媚俗气,注定了他会走向坦坦荡荡的艺术正道。
涉及到具体技法的学习,自古至今,无非二途:一是先精微,后广大。以精微至广大,求广大中孕精微;二是先广大,后精微。以广大至精微,求精微中富广大。从单国防先生的作品来看,他显然行走于第二条途径中。十几年前,单国防曾醉心于明清大草,傅青主、王觉斯,都是他的良师挚友。一支长锋羊毫,在他略显粗壮的五指间腾跃绞转,挥洒自如,八尺长屏往往一挥而就,波澜壮阔,气象不凡。然而由于缺乏静态书体的细腻磨练,这种表面气势浩瀚的作品,往往经不住细细推敲,在某些点画的处理上还欠精到。当他意识到这个问题时,开始苦练《张猛龙碑》等魏碑及篆隶经典。察之尚精,拟之贵似,训练自己驾驭毛笔的细腻性与准确性。继而上追二王,于《兰亭集序》及王氏手札,用功最勤。而今天我们所见到他的书法作品尤其是行书一路风格,较之以往多了几分书卷气,添了几分经典语言。更重要的是,那种落落大方的笔致中增加了耐人回味的余韵。
当代书家无不面临着古典情怀与现代文化相去甚远的尴尬。一方面我们有着利用毛笔书写自我的欲望,另一方面我们又不得不一味抄写古人的诗词赋文。十几年数理化的教育取代了古典文学的学习,昔日小儿科的平仄押韵对当今大多数人来讲,已经变得深奥莫测。书法的发展在当今教育体制下,只能变得穷途末路。于是,一些有识之士开始研习诗词格律,赋旧诗,作古文,倡导本土的传统文化。单国防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身体力行者。他在工作之余,发幽谷之思,追古雅情怀,写下古体诗词百余首。而他的书法作品,大多以自作诗词为书写内容。我们暂且不提其诗词水平的高低与否,仅从弘扬大文化书法的角度来讲,这种举措无疑是值得肯定的和效仿的。
单国防先生属龙,今年正好是花甲之年。书法艺术规律告诉我们,六十岁刚刚进入创作的黄金时期。我们期待着他有更多精彩作品问世。
刘元堂,文学博士,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教师。)
人生是件大作品
顾亚龙
我常说:真正的书法家,应该把人生当作一件大作品来书写。山东省书协副主席、威海市书协主席单国防先生,就是这样不疾不厉、从容优雅地书写着他的人生。
国防兄商海弄潮几十年,为威海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但他最为人知的,却是他在书法上的造诣。他过而立始弄翰,临池数十年,终臻有成。国防兄的书作,法乳二王、旁参宋元,章法多得明清两代书家体势。与很多仅仅重视技巧训练的书家不同的是,国防兄特别重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和体现。众所周知,书法是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而生发出的奇葩,仅仅有技巧上的练习,还远远达不到书法家的要求。一个名符其实的书法家,在技巧过关的基础上,对传统文化的把握越深厚,他的成就便越大。国防兄的书作,常常抄录自作诗文。即此一端,可以想见他在传统文化的修养,也可以就此了解他临池弄翰的价值皈依之所在了。近年来,随着人生阅历的丰富,国防兄笔下的开阖起伏也日益显明,笔端愈发老苍。繁华落尽、莽莽苍苍,孙虔礼所谓“人书俱老”,正是此境。作为省书协副主席、威海市书协主席,国防兄为山东的书法事业、特别是威海的书法事业,付出了辛勤的劳动,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刘公岛“中国刻字艺术馆”的建成、威海市众多青年书家的脱颖而出,无不浸润了他的心血。近年来,书法事业在威海越来越得到领导的重视、书法艺术越来越得到百姓的喜爱,这与国防兄的大力呼吁、精心组织、带头奉献密不可分。
国防兄曾开玩笑,自认“国粹派”,凡是“国字号”的,他都有兴趣,有些门类还有精深的研究。他是京剧名票,专擅老生,嗓音高亢苍凉,一如他书法中表现出的旨趣。唱念做打,有板有眼,正如他在书法中一点一画,一丝不苟。这都体现出国防兄的文化认同:一以中国传统文化为旨归。也正是因为得到了传统文化和古典艺术的浸润,国防兄在书写人生这件大作品时,才显得如此举重若轻、优雅从容。
顾亚龙,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山东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山东省书协主席。
点画铿锵戏墨来
——简说单国防的书法
单国防的本职是一位企业家,在威海一家航运公司任副总,平日里工作的繁重自不待言。但他经年累月濡墨挥毫,又是一位卓有成就的书法家,并且长于刻字。现任威海书协主席、山东书协副主席,不仅自己在书法刻字方面刻苦努力成就不菲,而且多次组织全国全省性的书法刻字活动,受到全省全国书法刻字界的关注,影响广泛。
单国防自幼遍临百家深研经典,积累了深厚的传统基础,特别在行草方面更见突出。他以二王为根柢,参以苏米的洒脱、旭素的恣肆以及王铎傅山的跌宕烂漫,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书法特色,点画铿锵有力,结字自然大方,无论条屏巨幛还是尺幅短札,都达到了气脉贯通章法和谐的艺术佳境。
单国防在书法刻字的创作上之所以取得如此多方面的成绩,原因当然也是多方面的,除了他本人长期数十年如一日的刻苦用功之外,再如他广泛交游勤学好问转益多师注重修养等等,这些也都是他取得今天成功的重要原因。比如京剧艺术对他书法刻字的滋养熏陶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单国防是一位资深的京剧票友,能拉能唱。因为有着共同的爱好兴趣,我们每次聚谈,便往往不约而同地说到京剧。前些日子省书协开会,他就特意给我带来两大卷厚厚的京戏琴谱,令我十分感动。电视里有他唱戏写字的节目,他会电话告诉我观赏,要我为他喝彩。
大家都知道书法与京剧是传统艺术,是国粹,两者自然有着许多共同点。比如注重腔调架势,比如在意虚实辩证,比如巧于疾涩对比,比如擅长写意造境,比如追求韵味神彩,等等等等。写字总得一笔一画,唱戏也要一板一眼,不仅如此,两者都要通过一撇一捺一招一式让读者观众慢慢品读出那其中的韵味意趣,才是最重要的。单国防当然是深谙此中道理的,因此他把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了。他拉琴唱戏就是用唱腔琴韵创作他的斗方条幅,他泼墨挥毫呢,也无异于用点画线条寻觅他字正腔圆余音绕梁的袅袅梦幻。
某次,单国防告诉我他喜欢唱马派老生,这多少有点让我意外,尽管我没有当面听过他的马派究竟唱得如何,但我总感到他更适合唱架子花脸,理由是什么呢,我也说不清楚,就是一种感觉罢。吧嗒呔,嘣噔仓!起霸,走边,亮相,——哇呀呀!那气势,那劲头,绝啦!票戏如此,落墨也当如此呵。
健行的智者
------单国防先生的书法艺术
去年为了在威海刘公岛成立中国刻字艺术馆的事,与单国防先生见了近十次面,他诚厚真切的鸿朗之笑和精力充沛的健步风度感染着我,特别是有幸看到了他为自己六十周岁书法展览创作的部分创作,作品逸气弥漫,一派天机,我看到了单先生书法艺术和人生的真实完美,表里澄澈!
学习书法是单先生三十五岁养疴的偶然所事,继而成为“志于道”的必修之日课,这种内心自省的艺术追求,修为成独具自家语言的个人风格,书法也就成为单先生航道事业和诸多艺术的根基所在。
单先生初弄翰事即名播威海卫,坊间传道:“送人一物,莫如送默石一幅。”先生现在的书作中已难觅那时痕迹,读到的是魏晋风骨和处处流露的米南宫、王觉斯,以及清代魏碑行书的笔韵意致。单先生在洞察于心、达乎情理的“商学”睿智之道外,择平和简静的“书学”之道,沉醉其间,心无旁骛,完全进入心灵的自由驰骋。单先生近“不惑”年华时就深悟此旨理,独持士子品性,至于今书法自然而大成矣。
“智者乐水”,单先生三十七岁成为中韩合资企业威东公司的中方老总,当然是最知“水”性的。初习杨再春书法已达肖似,亦或为入书道之捷径,乃“水”之“适”性也;单先生又时时以一种不为“光晕”蒙寐的心眼,广益多师,临古察今,由发现至表现再到创造,寓法度于理性,吐露着郁勃之士气,乃“水”之“变”性也;“耳顺”之年的单先生,将最钟情的行草书推向“真写”的释然境地,不再有一丝的诘屈,敞开着君子坦荡的真性,尽展文人“尺牍”书法的气脉,乃“水”之“通”性也。
单先生的文心诗怀令人佩叹,1996年在文化部举办的艺术家、企业家迎春对联大赛中,原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沈鹏先生出上联:百草萧条知秋肃,先生对下联:一竹笙歌觉春生,对仗工稳,意趣添生,被专家共推为上品,荣获此次大赛的一等奖,此等雅事不胜枚举; 单先生的诗多为应兴而作,抒乎情,达乎意,如以下两首倾吐着先生的内心世界:
登云峰山拜郑文公碑有感
谒祖摩碑登文峰,魏碑楷则世所宗。
书存精髓今犹在,写与青山留胜名。
习字心得
习字涂墨心中乐,无有章法笔乱落。
笔意随心任挥洒,看者有心书者错。
《百度雅集记之一》古文醇厚,犹若当今兰亭集序;《百度雅集记之二》中说“我期待着下一次!”传达着单先生对书法艺术的“达其情性,形其哀乐”的感情倾述。单先生的文心让其注重对书法线性的淬炼,更多的在整体布局、字法结构体势与用笔的形神传达上思考,深深的做着“与古为徒”、“意与古会”的功课,走着王铎“一日临帖,一日应请索”的路轨。单先生的近作均是从盈箧的诗稿中,择而书之,体悟深处,洞发于心,达于慧手,实现着单先生周流无碍、“以心结字”的书法审美。
单先生体内蕴藏着无尽的精气神,京剧表演、京胡演奏,激情投入而传达着细腻入微;漫步太极、挥杆高尔夫,慎静尚宽,嘉言懿行。这些生活体验无不渗透在他的书法艺术之中,始终给人以充盈的活力和扑面而来的生气,多年来不断变化着,取舍经营,笔墨完成的修养,传达逸士的人格。
国学大师王国维曾说:“人生的本质是欲望,是生活、欲望、痛苦的结合。”单先生朗笑着谈吐人生,践行着一件件意义重大的实事:
1995年5月,主持举办中国第一个首届刻字艺术研修班;
1998年2月,作品《世界和平之钟》为韩国济州岛佛舍利塔寺题碑刻石;
1999年11月,山东省书协作表彰其在对外文化艺术交流方面所做出的突出贡献;
2007年,翻译出版的《韩国书艺史》,填补了国内外对韩国书法理论研究的空白;
2012年,主持成立中国刻字艺术馆;
。。。。。。
单先生在“航道”、“书道”的成功尝试和开拓,与生活相溶,将心酸化解消融。
单先生可以说是个传奇式的人物,从他身上我们直接感受到当代文人存在着的新的社会生命力量,他所体现出的成功的文化价值模式,已经远远大于对他的作品的解读。
2012.8.于欢笑堂
作者:王步强
中国书法家协会刻字委员会委员 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
曲阜师范大学书法学院副院长 汉碑研究所所长 硕士生导师
挥写生命的自由
----解读《单国防书法集》
与中国在历史上大都以截然
不同的两个层面来看待“奉儒立言”与“货值商贾”的观念相比,当今的企业家而兼书法家,可说是最具有现代社会色彩的一种文化现象了。西方著名经济学家韦伯曾将西方近代健康的商业思想归结为:“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业”。一个企业要体现一定的文化品格,那么,追求这种文化品格的人就首先得具备与之相应的人文精神。它既可以表现为对历史和哲学的介入,从而对人生进行深刻的感悟和把握;也可以表现为对文化艺术的渗透,从而焕发出优雅的人格风度。单国防先生正是属于后一种类型。他在我国改革开放的经济大潮中折冲樽俎的同时,又深深眷恋着书法艺术这块自由而圣洁的精神家园。这使他与那些纯粹的企业家相比,不仅多了几分诗意、几分洒脱、几分名士气,而更重要的是,当这种人文气质涵融到他的经营活动中的时候,便愈显得意蕴深沉,情味悠长,流露出十足的儒商魅力。他以“双道人”(航道、书道)自称,恰如其分地表明了他的人生追求。
据单国防先生自述,他是一九八六年以褚体《倪宽赞》为本自学书法的,一九八七年始求教于京都书家杨再春,一九九五年被吸收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据我们所见,他的书法在那八年多的时间里,基本上还处于杨再春风貌的笼罩之下。然而,他作为一个从小吃苦、“遭了老罪”的硬汉子,一个从海边成长起来、能放眼国际风云、首开中韩航运而达到年创汇六千万美元企业的领导人,一个友情四海、慷慨好义、经常扶危济困的心雄万夫的山东才俊,娟秀俏巧绝非其本性。所以,当他步入书法门径,要笔性随其本性挥发时,就开始打破原先圈囿他个性的藩篱,一下冲将出来,粗放了,厚实了,豪迈了,大气了。虽然,他那时的书法表面上曾给人一种“倒退”的感觉,但实质上却是在自觉或不自觉地寻绎着一种最适合表现自我的形式。这是一个与“结壳”截然相反的近乎粗暴的“破茧”过程,也是许多书法家必须要闯过以获得新生的重要关口。当然,在对书法艺术的追求中,这个过程往往表现为“间歇式”的漫长岁月才能完成。我们从本集中可以看到,单国防先生先是以与一般业余书法家尽量缩小涉猎范围以求速成的取向趋同,然后又选择了一条尽可能扩大笔墨领域以求丰富的路径;取法的对象由先秦钟鼎而至汉简、魏碑、二王以及唐宋名家和明清诸杰,形式上篆、隶、楷、行、草兼备。这反映了他试图通过对书法史上那些辉煌点的系统把握以达到措众法于笔端、融经典以通变的浑茫之境。常言道:艺无止境。单国防先生的书法造诣离此境界固然还有一段间距,但这首先已是他之能成为书家,而与那些也出书、也参展.却仍只属于信手涂鸦的书法受好者相区别的分界线。岂止如此,仅就其永不知足,吸纳众相的艺术活力和自运于创作的多样性而言,不亦足以令那些虽成名已久却字体单一或几十年风貌不变的专业书家们自问和深思么?
中国的书法艺术是一种先天的对思想领域契入较浅的艺术形式。因此,中国的历代文人大都视之为疏离渗淡人生的“逍遥游”。这表现在负面,是极易形成过于闲淡而不思进取的遗老情结的。勿庸讳言,在当今时代浩浩荡荡的书法大军中,有相当多的书法家显露出一种类似“抛物线”轨迹的现象。几乎与人生精力的盛衰同步,约以四十岁左右为临界点,其书法水平渐次滑坡,每况愈下,甚至最终湮灭无闻。其原因,不外乎为功利所驱使或人格上难以忍受过大的艺术压力及学养不足所造成的。大凡仅此一家一派为终生谨守者,无论怎样崇尚篆隶,或高标魏碑、晋纸,或踬步米芾尘屑,或专务赵.董媚态,或仿效徐渭疯颠,或俯拾傅、王缠绕,或蹈袭清季粗拙,只要是固执的生于斯,长于斯,老于斯,尽管也许为流风所向,暂时能成为书坛的焦点,但辉煌的外壳中包裹的是一团没有精英魂魄的影子,终会被历史所汰弃。“取法乎上”和“兼撮众法”,是既有高难度又有广度和深度的整合观念。只有将自己的艺术境界设置在至高的层面,才能由前途的艰难遥远而激发奋进的紧迫感,才能由压力产生动力,由挑战产生机遇。否则,便很容易因理想过于低俗而沉迷于浅薄的成功感中不能自拔。一些尚处于青果状态或催熟状态的中青年人,或初出茅庐便已目空一切,或走在下坡路上还自我感觉良好。岂知整合意识的缺乏,正是消解书家艺术生命的利刃。它与一般的弊端相比,其危险之处在于它往往以虔诚掩盖了惰性,浮才掩盖了浅薄,纯粹掩盖了苍白,甚至还会将脓痰当作乳酪、肿溃比若桃花,使瘟疫广布流传,贻害久远。由此反观单国防,其探求之心却是随着人生感悟和艺术阅历的丰富而日益增强了。他以较大跨度与历史对话,努力使古典灵魂在新的时代中复活,也使现代精神与古典意趣比翼翱翔。他追求形神兼备的模古与带有古意的现代风范互相依附,构成了一个思绪绵延的艺术系列。他的书法天地犹同商界的骚动不宁、厌倦模式一般,有时静若处子,有时动若脱免,或坚定如虬松磐石,或轻松如桃花流水,闲若游僧隐竹院,急似狂飚卷海涛,乍见空谷荡飞雪,又闻荷塘闹苇莺。风格即人,他内心丰富的精神世界在书法线构的变化中被强烈的对象化了。就笔者所见,近几年,他的书法创作轨迹,随着时间的推移,是越来越变化不定了。但这不是浅薄的翻云覆雨,而是建立在自我挑战层面上的创新;不是等闲的艺术背叛,而是通过不断地否定以更新精神的内涵和表达。反反复复、酝酿不定的流动状态,对一个老年书家来说也许不是幸事,但对于中年书家来说却是属于正常的征兆。因为,过早的成熟或僵滞意味着死亡。从这一层面来解读单国防,又怎能不为其志可嘉.其心良苦而感叹呢?
当然,书法中的创新至难,是必须要以作品的个性化和精美度为前提的,是需要以胆魄为动力、理性为约束、时间为保证、经验为先导的。所以,有没有美学突破的冲动是一回事,而能不能将这种冲动转化为和谐而独立的艺术形态则是另一回事。单国防先生时刻感受着世界经济一体化大潮的冲击,同时也经历着正在弥漫的世界性的文化综合氛围的沐浴。这使他在书法创作中摆脱了致命的孤岛情绪,正尽可能地敞开胸襟,吸纳八面来风。他几乎把业余时间全部用于读帖、临写、创作和思考以积淀丰富的艺术经验、力求完成美学突破之中了。从此意义上说,书法确已成为他生命本体的一部分。其作品呈现鸢飞鱼跃的盛观当是意料中事。然而,这种吸纳最终所展示的成熟的图景,却不应显露个星点雨的浪漫器局,而应自然而然地隐伏着一条由生命意识和个性化的一以贯之的美学风范连缀而成的线索;不应容留简陋、虚华、浮躁、粗野、丑怪、脏乱等等时俗弊病的侵蚀和干扰,而应尽可能多地涵融精纯、饱满、扎实、潇洒、丰富、健壮、整洁、高雅等等美的因素以为基调。诚恳地说,这条隐线和美的基调在单国防先生的作品中已初露端倪,尚未臻于系列规模的统一和谐的完美之境。我们期待着他早日完成超越目前的质的飞跃!
(张弩 郑训佐

相关热词搜索:书法家 国防

上一篇:邹本洪 画家
下一篇:刘元堂 书法家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175号

威海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 鲁备2009001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鲁ICP备06041465号

网站热线:0631-5191412 网络实名:威海传媒网 网络设计/系统支持:威海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