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大家 > 正文

鞠仁波 书法家
2014-09-12 09:05:32   来源:   

 

\

 

鞠仁波,1961年生,别署摘星楼主,字心源,中国书法家协会 会员、国家二级美术师、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刻字委员会委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威海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乳山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原乳山市书画院院长。2009年、2011年、2012年深造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专业,2012年被山东省书法家协会授予“德艺双馨”书法工作者称号。

\

品鞠仁波书画

中国美术学院山水高研部 陈明坤

君子之所以爱夫山水者,其旨安在?丘园养素,所常处也;泉石啸傲,所常乐也;渔樵隐逸,所常适也;猿鹤飞鸣,所常亲也。仁波之所以选择了书画,正是因为怀有“丘园养素”的心境。为了艺术的梦想,他从遥远的齐鲁大地来到了美丽的西子湖畔,由艺术圣地中国美术学院到五岳,饱览名山大川,胸中自有千岩万壑。

仁波是一位才能广博的书画家,诗、书、画、印兼善并长,并能较快的突破陈习,具有自己的风格面貌。在他身上体现出我国历史上传统文人画的特性。他将诗、书、画、印融为一体。研习书画多年,强调以书入画。用笔老辣,线条遒劲有力、挥洒自如,不求形似,抒写胸中逸气。很好的把书法线条融入到画面中。在学习书画的同时,更注重自己的文化修养,博览群书,经常吟诗作赋。追求“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之意境。为人处事更是淡泊名利,率性自然。正是有了这些积累和铺垫,厚积而薄发。在他的《秋到莲花寺》创作中集大成,笔墨上,苍劲浑厚;气息上,清新文雅;形式上,鲜彩夺目、耳目一新。画面上颜色与水墨交织在一起,对比鲜明,色墨相映生辉。在色调配置上,他注意协调和谐,做到浓而不腻,艳而不俗,产生了“妍冶鲜润”的形式美感。善于将写景与抒情融合一气,产生动人的视觉效果。画面中完美的呈现出他的文学性、哲学性、抒情性。让人叹为观止,实属难得。

纵观中国历代名家绘画,无不人品、学养、技艺之高超,仁波虽然暂时还不能直接和古代书画大师相提并论,但他已具备这种潜能和气质,相信他一定能修得正果,为中国的文化艺术增光添彩。

癸巳丑时于桂园

 

\

大朴不雕:读鞠仁波的书法

贾乾初

我一向认为,以人论书,人书互释是中国书法的一个优秀传统,因为这里彰显的是书法家主体的核心地位。然而,对于最大多数的受众来说,艺术家首先表露在人们面前的不是他们的人,而是他们的作品。他们的人乃至他们的艺术理想与审美追求都要通过作品来表露。在这个意义上,每位艺术家的作品都是真实的。正是通过作品本身的这种真实,我们才能够认识艺术家及其强烈的主体特征,才能为之感动或钦佩。

我与鞠兄交往不多,更多的是见他的作品。赏读作品第一强调感觉,其次才是专业领域之内的认知。我于他的书法作品得一“朴”字。“朴”大约是最真实的,因为它元气淋漓,充沛而富有生命力,根本不需要雕饰。这一点,殊为难得。

首先,鞠兄书法取法高古。他的书法我看得最多的是行草书。按古人的惯常思路,行草学晋唐、学宋明间书都没有问题,但若想使书作朴茂高古,就必应取法汉魏间的“瑰丽奇伟之书”(康有为语),特别是章草。沉浸章草者,独持一体,便可名世,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鞠兄并不如此,他的行草中章草意味浓郁,可见其沉浸之久,这只是为了他铸就自己艺术风貌的一种取法。将章草融入自己的行草书创作,这对自身变化气质、形成风格意义极大。也许,这在无意间透露出了鞠兄关于艺术方法方面的思考。但无论如何,这种取法是奠定鞠仁波行草书作品朴茂特征的重要方面。

其次,他的书法作品不屑于美术化的修饰。以展览为导向的当代书法创作,美术化倾向是一个无可否认的事实。那种基于视觉需要的修饰手段层出不穷,漂亮得不行。——的确是好看。然而,从另外一个方面,却容易对书法本身造成本体层面的弱化。这不能不说是令人遗憾的事情。我觉得,鞠兄从他的作品中对此表达出一定程度的批判态度。与美术化的倾向相反,他更多的是在白纸上任情书写,而不屑于用那些流行的种种修饰手段来美化自己的作品。在素白宣纸上的任情书写,写出张力与变化,写出丰富与感染,使作品因此而具有强烈的穿透力,这才是书法家本来应该具有的本事!这是鞠仁波作品整体“朴”的又一个重要表现。

复次,他的书法受传统绘画的滋养,有画家字的率性意味。鞠仁波不是一个书法上“单向度”的艺术家,他的国画功底深厚,有着中国美术学院学习的学院背景。大凡传统文人,总有一种“江南”情结,我不知鞠兄南下赴杭州国美学习是否也是这种情结的产物,但这对于他艺术气质一定是有影响的。从粗犷直率的胶东到温婉深秀的江南,可能从一个侧面表述着他对自己书画艺术的期许。我这里想说的是,与专门的书法家相比较,一个兼擅国画的书家有着独特的优势。画家字的任情率性与自由态度往往是强于专门书法家的。丹青墨妙,也许正是将大量的时间用于写生作画,才使得他的书法更加松透和自由。于是,这更加深了他书法作品“朴”的艺术特征。

我读鞠仁波的书法,是以关注作品本身为先在条件的。这里也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误读”。当然,所谓“误读”是以这种解读是否符合鞠仁波作为书法家主体的创作倾向为标准的。如果我们尊重作品的独立性的话,我的解读就不存在“误读”的情况,而是具有“个人明显倾向性的品赏”。在此,我愿意再次强调我对鞠仁波书法的总体艺术风貌认知,即大朴不雕,元气淋漓。我想,将之作为他与我自己艺术追求的共同勖勉,鞠兄一定是会认同的。

2014年7月4日

\

古典的仁波

裴墨石

鞠仁波的才华很难在他的脸上看得出来,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内秀型书画家。

最近几年,他的创作颇丰,行草书作品、刻字艺术、花鸟和山水画均有佳作,且很高产。

他的勤奋,竞令好学自负之我等汗颜。已经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的他,这几年在中国美院连续进修了三年的花鸟和山水,实乃“天”赋其才令人羡,“地”予其能令人慕,“人”成其就令人敬,故,吾不为其明彰,亦理应暗服矣。

既然入了这书画之道,仁波便无法自制,不然这内秀之才就缺了一翼,何以凌空而起?仁波生来娃娃脸,同道皆语小我若干,实为他的脸欺骗了观众,只有在朋友圈我直呼其兄,众人方知晓吾为其弟。他的笔下拙朴可爱,落墨古雅可喜,且书且画,逍遥自在。虽说字无百日工,画无经年力,但他在书画方面的进展,依然超出我的预想。近来才有醒悟,天既赋其才必令其丰满,书之不尽画也。正可谓书至画为高度,画至书为极则!

仁波年龄渐长,羽翼渐丰,有古典才子气象,其大造就欣然可期。

仁波属于少年才俊型,人谓好生了得!如今步入中年,更见深邃。他的字取法乎上,在形制上柔和当代于右任亦有己意,笔下能溯古图新,自成风规。他在画的道行上,主张用笔简远,而造境幽深。在中国美院堪称严师出高徒,导师的评价:路子正,格调高。其作品中既有师法古贤的一面,也有师法造化的一面。

本来,书画属闲雅之事,而做好书画院长和书协主席倒不是个轻松之差事。据悉乳山这几年书画活动一个接一个,展览档次高,艺术与企业联姻搞得好,不能不说他的确有这本事,当然,这其中对书画艺术的挚爱和奉献精神是缺一不可的。仁波尊重艺术界的老者,推崇新人,他做的令业内人士和圈外的友人赞不绝口。说到此,内秀之人有此之举,何等才人,去读读他的作品吧。

\


相关热词搜索:鞠仁波

上一篇:单永进 画家
下一篇:邵力华 画家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175号

威海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 鲁备2009001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鲁ICP备06041465号

网站热线:0631-5191412 网络实名:威海传媒网 网络设计/系统支持:威海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