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海资讯 > 正文

兵“临”山水天地宽——品读老兵的山水画
2016-09-05 14:49:07   来源:   

    戚卫兵,号一闲,1966年出生于山东省威海市。现任北京荣宝斋画院画家、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新华社新华书画院画家。

    所谓兵者,刃也,卒也。
    所谓临者,居高而下观之,或照写(做)之意。
    然而,兵者以画家的身份出现在我的面前时,那种刀光剑影的刚柔相济,与一个兵者的铁骨柔情,则全然呈现在他的山水画之中。我与山水之外,遥遥相对,感受画中山水之妙,率性之气,笔墨之趣,气韵之美,艺道之合,写意之精,形神之彩,让人无不惊奇。
仿佛一次穿越时空的对话。山不过来我过去,我不过去兵过来。
    有老兵者,戚卫兵也。因近知天命之年,人称老兵,兵子也。一个儿时梦想当画家的人,却莫名其妙的做了一个军人,所谓兵者;一个梦想相当将军的人,竟然重操旧笔,一本正经地开始了他的绘画生涯,所谓画者;而这一切,缘由性情而定,也是天性所致。
缘于威海城古斋。
    今夏的一天,因避暑而入城古斋画廊,多日不见,老友相见,惊见室内挂满了水墨山水画,颇有黄宾虹之画意。酷暑之中,犹清风徐来,但见,水墨山水间,气韵生动,笔墨灵现,意境深邃,自然清新,令人耳目一新。知乃老兵之力作,颇有感慨:不可思议的好!
    一幅画,能够让人看一次而过目不忘,我想必是好画。
    于是,便想知老兵其人。古人曰:“画如其人”。想必,兵者,必是豪爽之性情中人。
    说其不可思议,其实一点也不为过。理由有三:
    一是,老兵自幼喜爱书画,却从未经师,虽从军几年,却从未敢扔画笔,军中生活,却造就他胸中藏万壑之胸怀,在人们印象中,一个从未学画的人,猛然间亮出了这么多山水画佳作来,真乃不可思议也!
    二是,自学作画多年而兴趣从未减,退伍后变卖房产而进京紧随当代大师程大利学画,且颇受恩师和崔汝琢、程凤子等名家的高度评价,此为后话。只是,这段经历,鲜为人知,当今跟随大师而以此为资本四处眩耀者处处皆是,不事张扬者少有;且几年前就在荣宝斋办过画展,这在诸多画家中实乃不易,却极少有人知道,此乃不可思议也!
    其三,老兵者,多年一直潜心作画,而从不出头露面,以至于当地很少有人知道有此画家,突然间看到这么多好的作品,亦让人不可思议。
    茶盏频换,而话题不变。安的下心来,静静品味,清风过处,如亲临画中,山石,茅屋,远山,溪流,亭阁,渔船,归人…… 诗情画意中,身处美妙的意境之中,方知绘画之妙,会带你进入一个想象不尽的天地中去。犹行走于山水间耳!
中国画的表现手法是以线条为主的笔墨,清代画家恽南田曾说:“有笔有墨谓之画”,有无笔墨成为评价中国画的优劣一个重要标志。

    看老兵的山水画,写意间,骨法刚劲,骨肉结合,相得益彰。且有笔有墨,错落有致,有虚有实,有开有合,有胎有骨,有形有势,有灵有神,其特点感受如下:
    真诚使然,是其一。任何一个画家的成功,都是与他对艺术的真诚、执着离不开的。老兵自幼酷爱书画,先学书法而后绘画,且潜心致力“纯粹”艺术,其诚可嘉,正如白石老人所言:“白石夫画者,本寂寞之道,其人要心境清逸,不慕名利,方可从事于画。见古今之长,而肖之能不夸,师法有所短,舍之而不诽,然后再现天地之造化。如此腕底自有鬼神。”,此为定数,无一人而例外。赵无极说:“最重要的是坚持你自己,为自己画画。”,兵者亦为水到渠成也,真诚所至,腕底“鬼神”使然。
    其二,深厚扎实的功底。中国山水画讲究的是线条和笔墨,非一般功力所能为之。石壶说:“凡绘画格调高者,其人书法、篆刻必有可观。”,老兵多年笔墨不懈,每有提高,且多年写字日课不停,这样,凭借书法的功力,他以书法入画,力在中锋,使得笔下山水,有骨有肉,力在笔先,意在笔下,线条苍劲有力,风神骨气俱在,造就了他山水画的气韵和灵动。陆俨少说:“中锋的好处在于丰实壮健,而不偏枯纤弱之病。”所谓老兵者,于山水间既有刚阳之美,也不乏柔美之秀。实乃造化!
    墨法的功能在绘画上表现为使所画更能显露出轻重、向背、明晦之感,在书法上则表现为使线条更能展示出神韵、气势、妙趣之味。清代龚贤说:“墨(气)中见笔法,(则墨气)始灵;笔法中有墨气,则笔法始活。笔墨非工事也。”绘画的节奏主要表现在浓淡干湿,黑白对比,色彩搭配,虚实相生等。大师黄宾虹评董源的画时说:“近观之,只见笔墨,不知所画其为何物;远望之,阴阳向背景物灿然,处处得体。”使人们对中国画有了更高的理解;其“阴阳向背”正是节奏的充分体现。
    毕加索对绘画线条的非凡领悟是众所周知的。正是这位国际顶级艺术大师说了一句让国人无比惊讶又无比骄傲的话:我不敢去中国,因为有个齐白石。
    据说毕加索的线条领悟源自齐白石的水墨灵韵。这或许就是毕加索敬畏齐白石的缘由。可见,充满神奇意味的水墨线条,是书画律动的生命。而水墨也好,线条也罢,都离不开一个画家笔下的真功夫。骨法乃中锋所为,而兵者中锋之能其书法功底功不可没。
    其三:过人的胆识。在对于一个艺术家而言,这更需要勇气。。齐白石说:“凡作画须脱画家习气,自有独到处。”,兵者之前缺乏的“经师”经历,恰好迎合了这样的一个道理,而无画家习气,然他则敢于以我心我法而做,一画则是几十年,如石涛所说用“本心自性(可理解为清净自在之心灵)去画,佛性第一。”,可谓石涛之“一画者”。而兵者后期卖房拜师,亦为胆识也,人生态度的胆识和艺术上的胆识,使之笔下山水中无不充满了灵气。黄宾虹说过:“一幅好画,乱中不乱,不乱中又有乱。其气脉必相通,气脉相通,画即有灵气,画有灵气,气韵自然生动。”。兵者则凭借自己的胆识把一个山东汉子的豪迈写进了自己的山水画,因之也赋予了他画中的生命力。
    其四:笔墨精神和个性。由最初的临摹,到后来的学习笔墨精神,是一个质的转变。正如齐白石所言:“我是学习人家,不是摹仿人家,学的是笔墨精神,不管外形像不像。”,兵者的画,更多的则是接受了众多名家的笔墨所在而为己用,不拘谨,无套数,不求形似,但求神通,成就了他天真、率性、自然的风格和个性,在似与不似之间行走,兵者既是元帅,也是士卒,力求:,气韵生动;虚实兼美;艺合于道!此也非常之难也!
    他平时经常研读《黄宾虹画语录》等,在传承和发展一代大师的水墨精神上倾心而为之,逐渐彰显出了自己独特的个性。
    兵者无畏,临者无境。山高我为峰,路远任君行,万水千山总是情。莫等闲,路就在兵者的脚下…
    著名画家张锡杰说过:“一个画家必须站在宏观的高度看世界,要有宇宙观的意识,方能画出大气、超凡的佳作来。画得生机、丰盛、完满、节奏、韵律、神气,是为大美! ”
    欣赏老兵的山水画,感觉到他的确已经在这样做了。
    诚然,老兵的画还没有达到如火纯青的境界,但是,至少,我相信他是真诚的,他走的路是正路,相信经过他不懈的努力,就这样一直走下去,过不了多久,前面就是一个艳阳天。 文/林间




相关热词搜索:山水画 老兵 山水

上一篇:谈根一邹本虹书法
下一篇:屹如山岳 灿若春葩——读于永强篆刻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175号

威海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 鲁备2009001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鲁ICP备06041465号

网站热线:0631-5191412 网络实名:威海传媒网 网络设计/系统支持:威海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