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新闻资讯 > 正文

2018年山东词学理论研讨会在济南召开
2018-12-09 12:22:02   来源:威海传媒网   

12月6日,山东诗词学会、山东老干部诗词学会联合举办的2018年山东词学理论研讨会在济南顺利召开。来自济南、淄博、东营、烟台、潍坊、日照、德州、滨州等20多个地市的百余名诗词社团骨干再度欢聚一堂,共叙友情,共商山东诗词发展事业。



 

6日上午,会议在省老干部活动中心开幕。山东省委老干部局副局长吕德义、山东诗词学会副会长耿建华、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林峰等相关领导先后发表讲话,对本次研讨会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并对会议的召开提出希望和建议。




 

山东词学理论研究已经开展五个年头。几年来,在中华诗词学会的指导下,在省诗词学会推动和山东老干部诗词学会的示范带动下,山东的诗词理论研究进入了系统研究的新时代,先后成立了全省宋词研究小组,组织全省各地方社团诗词力量形成合力,不仅对山东诗词的发展历史和现状,以及历代诗词名家的作品和理论进行深入研究;而且省内诗词刊物《历山诗刊》《诗坛》《明湖诗刊》等也注意发表研究成果,如《诗坛》开辟有理论专栏,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再如滨州、日照、莒南等地都有组织地开展了诗词研讨活动。

 

本次是继2014年、2016年之后的第三届山东词学理论研讨会,旨在通过研讨总结出更多好经验、研究出更多新成果、达成更多新共识,切切实实地推动这传统文化的瑰宝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开幕会后,山东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郝铁柱主持了论文分享环节。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林峰、学术部副主任李葆国、常务理事兼《中华诗词》杂志副主编宋彩霞,山东诗词学会副会长耿建华,山东老干部诗词学会名誉会长、山东诗词学会诗词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主任张延龙,山东老干部诗词学会会长张维刚,滨州市诗词学会会长、山东老干部诗词学会副会长马明德,淄博市诗词学会副秘书长边立成,潍坊诗词学会理事、青州诗词学会副主席郭秀珍等9人进行了讲座式观点发言,针对当前词学理论研究方面的一些现状和新问题,阐述了自己的研究观点。









 

6日下午,与会代表还就宋词研究、诗词写作、学会发展建设等问题进行了分组座谈。本次研讨会不仅是一次诗词专业研究的碰撞交流,更是一次全省诗友亲切暖心的会见,通过此次会议,各地学会之间更加强了长效联系机制,对下一步山东诗词文化事业的联合和发展将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中华诗词》杂志副主编宋彩霞在山东词学理论研讨会上的发言
试论东坡词恢弘的气象

一本东坡词选翻到“莺初解语,最是一年春好处。微雨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减字木兰花。)“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定风波)就再也翻不动了,这么平易的句子,我却真想不起还有谁能写得出。东坡词呈现给世人的高妙精神世界,多年来一直令我倾倒。


       华美的词章不可胜数,意气风发的词人骚客多如群星,诱惑很多,选择很多,我却赏识苏轼,选择了苏轼。他才情独具,千古独步。李白的豪放,杜甫的沉郁,陶潜的恬适,商隐的幽深,每一人都够让人景仰无限,而这一切,却集于东坡一身。他以卓著的才情、恢宏的气度扩大了词的题材,拓展了词的意境,提高了词的文学地位,使得词与诗并驾齐趋。他的词风倾向于从痛苦中求超越、求解脱,跨越现实的黑暗去追寻理想的光明。他体裁广泛,笔势纵放,气象恢弘。


        苏轼创立了豪放词,豪放词打破了男女柔情、绮丽婉约的传统模式,写男儿情怀,苏轼在豪放中尽显旷达。他以词为诗,在词中表现了自己对理想的热烈追求。故陈延焯在其《白雨斋词话》中曾云:“东坡心地光明磊落,忠受根与性生,故词极超旷,而意极和气。”他词的开阔,书的高迈,画的风骨,每一面都够常人追逐一生,而东坡却于举手投足之间,诗书画浑然天成。如此才情,实在是千古一人而已!带着一身的光芒像个神话,他就这样来了,衣袍和微笑都是素的,淡然如父辈,平易如挚友。他的词有如下特点:


        一、飘然旷放


       苏轼生活在北宋, 苏轼的豪放词风不仅源于他对艺术的领悟和积累,更重要的是来自个人的政治生活的经历。苏轼的仕途生涯中几经贬谪,又几起几落,甚至入狱,饱经人生的大喜大悲。在面临理想与现实中逐渐随遇而安,旷达自得。以诗歌赋排遣政治上的失意、苦恼。“毁誉不动,得丧若一,福祸苦乐,念念迁逝”的处世态度,又使得他在大自然中寻得自己的真正归宿。“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在这首《水调歌头》中,作者以高度的浪漫主义手法抒发了心情。全词抒情讲理,三者融为一体:“哲理平易而深奥;意境宽阔而优美;语言精练而流丽;豪气深蕴但又不气势磅礴;幽思缠绵但又不哀切忧伤。”因此成为千百年来享有盛誉的文学艺术名篇。可谓抒情豪放,幽思缠绵,精妙绝伦。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便是他在面对挫折前最好的诠释。 


        二、风姿潇洒


        苏轼在《念奴娇•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 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 ,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 ,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 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 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 一尊还酹lei江月。”此诗作于元丰五年(1082)出狱后的黄州贬所。忧患余生,面对形胜江山,追想古贤勋业,不免有早生华发之叹喟。但东坡毕竟是旷代伟人,岂能为小厄挫困。面对壮丽山河,联想到历史豪杰,乃能迁想到妙得以横扫千军之健笔,别构奇境。为词坛别开生面,独创豪放一派。向有所谓“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绰chuo板,唱大江东去”之赞。作者借对周郎在赤壁之战建立大功的往事抒发壮志难酬之心。最后笔锋一转“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的洒脱和旷达则是对人生的无限感慨和思索,有大彻大悟、超脱尘俗的味道,给人以撼魂荡魄的艺术力量。像这么豪迈潇洒的气慨,不是每个人都发得出来的。它来自一颗被百般淬炼的灵魂!苏轼是豪放词人之一,这首词是他的豪放词的代表。


       三、凝重流畅


       苏轼在语言,多吸收诗赋词汇,兼采史传、口语,字由心生,形成联贯流畅的风格。用词自然流畅,读来清新,苏轼有着豪放不羁的心灵、热爱生活的情感这一切都在清新流畅、处处生春的语言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给人以一种清新朴素的感觉。如《浣溪沙》五首中,作者置身于这种“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熏”的丰收环境中,心中充溢着无限的喜悦。这一组词,笔调极明快,写来生意盎然,兴会无穷。作者勾勒出了一幅农村耕织图,他把鸟苔虫鱼草木等自然风光,还有男女老幼活跃的姿态,都细致而有声色地写进词中,使人有身历其境之感。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冷。纵使相逢应不识,坐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干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这是一首悼念忘妻的词。在这首小词中,读不到一句矫情之语,词语的运用简练凝重。每一个音节的连接都有冷涩凝绝之感,犹如声声咽泣,压抑沉重的气氛就在这“幽咽泉流”中弥散开来,让人艰于呼吸,又难以逃避。苏东坡用了十年都舍弃不下的,是那种相濡以沫的亲情。他受不了的不是没有了轰轰烈烈的爱情,而是失去了伴侣后孤单相吊的寂寞。“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在梦里能够看见的,也全是逝去的亲人往日生活里的琐碎片断,因为在那些琐碎里,凝结着化不去的亲情。红尘中爱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执子之手是一种境界,相濡以沫是一种境界,生死相许也是一种境界。在这世上有一种最为凝重、最为浑厚的爱叫相依为命。那是天长日久的渗透,是一种融入了彼此之间生命中的温暖。 面对这样的深情,解读都似乎是一种伤害,那是需要在生命里反复吟唱,静夜中不断怀思的乐音。无数的人毫不吝惜地把“绝唱”这个词赠与了这首词,  由此成就了一阙悼妻怀思之作的传世。


        四、有哲学美 


        苏轼词较偏于潇洒疏朗、旷达超迈。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定风波)。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蝶恋花)。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水龙吟)人间有味是清欢。(浣溪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定风波)忽变轩昂勇士,一鼓填然作气,千里不留行。(水调歌头)废沼夜来秋水满,茂林深处晚莺啼。行人肠断草凄迷。(浣溪沙)


        为问东风余几许,春纵在,与谁同。(江神子)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西江月)
更多的笑对人生的意境,具有一种哲学美。   

   
        历尽犬马声色,我们再看这个人:这个北宋著名文学家。宋仁宗年间进士及第。工诗擅词,散文冠绝一时,为“唐宋八大家”之一。他虽然处于北宋比较安定的时期,但政治生涯却非常曲折。因反对王安石革新变法,以及耿直性格,多次遭贬,大部分时间是在边远偏僻的地方做官,这使他广泛接触社会生活现实。“他的作品清新雄健,意象恢弘,风格豪放,对后世影响很大”。他青年丧母,壮年丧妻,继而丧父,四十九岁遭贬,五十复官,五十九岁又遭贬,六十二岁贬至琼州-------竟是“生无还期,死有余责”地决绝!六十六岁瘴毒大作,病卒。


       遭际若此,这样一个沉浮在进退荣辱和苦乐里的人,他道:“推手从归去,无泪与君倾”、“谁道人生难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道:“枝上柳棉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一首《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何等清新,何等轻快,直教人感到人间已无 “烦忧”二字。


        他生性风雅,欢乐永远。多少年宦海沉浮,人生中几起几落,始终没有丢掉乐观豁达,四海为家,贫而不改其乐;诗酒自娱,欣而赏月观花,花月春风,他不作乐极之悲;困顿散淡,他不效穷途之哭。纵情山水,金玉文字,状物写景,杂记题心,忧民疾苦,指点时政。    这个骄傲的人,接收到的溢美之词太多了。好一个雄才的东坡,好一个风雅的东坡,好一个大气和智慧的东坡,他是中华文化的集大成者,是我们这个民族精神的脊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第三届“青年之声·青春创客”专场路演成功举办
下一篇:最后一页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175号

威海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 鲁备2009001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鲁ICP备06041465号

网站热线:0631-5191412 网络实名:威海传媒网 网络设计/系统支持:威海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