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展览资讯 > 正文

高山流水——赵步唐先生山水画邀请展
2014-10-10 13:48:56   来源:观霞听涛美术馆   


     《高山流水——赵步唐先生山水画邀请展》10月10日在威海观霞听涛美术馆隆重开展,展出赵步唐先生从艺近60年不同时期的山水力作和文人隽永的书法精品。

赵步唐先生于观霞听涛美术馆接受传媒网记者专访

赵步唐教授于观霞听涛美术馆茶室与书画家交流心得感悟

赵步唐老师简介:
 
    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1937年2月出生,山西盂县人,1958年西安美术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从事山水画、书法的教学与研究工作。其作品极具书卷气息,是诗、书、画、印具精的书画名家。曾经在西安、北京等地举办过大型个人书画展,2014年7月至8月在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讲授国画山水课程。
 
    他推崇和强调写生画的独立艺术价值,并坚持用笔墨直接面对大自然写生。《云峰天籁》《山泉流韵》《幽林听风》等多幅山水写生长卷及数千张单幅写生作品,展现出他精益求精,吞吐大荒的绘画追求。
 
    注重文学性是其绘画创作的重要特点,作品风格洒脱自然、清逸雅静。代表作有《华岳朝晖》《元日》《情随延水长》《源泉》《终南秀色》《秋泉图》《空翠湿人衣》等。
 
在书法研究中,他主张“博涉专精”,其作品四体兼通,尤以内涵深慎的行书作品为书坛所推崇。由他撰写的《游楼观台记》《终南山川记》《骊山晚照》等多篇游记散文,以行书为表现手法,文笔优美、意趣旷达,已由专业出版社出版发行,广受好评。
 
    在理论研究方面,已撰写并发表过《书画论》《隶书辨析》《欧书泛论》等多篇论文。是位德高望重、德艺双磬的艺术大家。


简论赵步唐教授的山水画艺
渊淡体至道  兴言尚自然

    自从有了人类,就有了人和天地的交道;和天地打交道,就会知天、知地、亦知人。天地者,易之体,象之本也;人者,本于心者也。易无思,但人有思;易无为,而人欲有为;人有思、有为,也就有了表现的欲望。思之至深、至广以至于通天下者,其表现则具有征服天下人心的力量。扬雄《太玄·玄莹》讲:“夫作者贵有循而体自然也。其所循也大,则其体也壮;其所循也小,则其体也瘠;其所循也真,则其体也浑;其所循也曲,则其体也散……故质干在乎自然,华藻在乎事也,其可损益欤!”综观中国艺术史,从三皇无帝到夏商周,从两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清乃至现代,中国艺术精神基本上都不脱“物(自然、造化)→象(客观形)→意(思想、观念、情感、心境)→笔墨(意象形)”这样的一个思维模式。我们讲“传统”,讲“道”,其实 就是指这个东西。故得此精神之实,则得中国文化之质;得中国文化之质,则得广大国人之心。
 
     拿二十世纪中国画艺术的发展史实来说,尽管中国画传统在这百年里反复经受过外来文化的冲击,多次陷入宭境,但在世纪末人们总结百年的中国画成就时,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等从纯粹的传统中走出来的大师,他们的得票率却远远高出各类非传统型的画家而居二十世纪大师排名之首。
 
     这说明:民族文化传统仍然是本民族文化发展的根本条件。然而,二十一世纪毕竟是一个经济全球化和各民族文化激烈碰撞的时代,也是民族文化可能走向分化和心理转型的时代。那么,我们问一个问题:齐白石、黄宾虹之后,由传统走出来的画家是否还可以领导二十一世纪的风骚?
 
    从文史哲领域研究传统文化的人越来越多的情况和前不久上海博物馆国宝展的盛况看,答案应该是肯定的。不过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在国画界,从事传统研究的人越来越少了,而西安美术学院教授赵步唐先生,正是这少量难能可贵的孤独探索传统的画家中的一员,因此我说,在未来的岁月里,赵先生的画将会体现出它的特别的价值。
 
     步唐先生具有多方面的艺术素养。他通诗律,擅书法,能篆刻,精绘画。5岁时,即在父亲的耳提面命下背诵《千家诗》,临写欧阳询的《九成宫》。稍后,又自学《中国通史》、《六书通》、《随园诗话》、《文心雕龙》、《书谱》、四书等,可以说,于小学他是极精通的。20岁以后开始写诗填词,几十年来,写诗填词数百首,作风上承晋唐以来之阮籍、陆机、谢灵运、陶渊明以及王维,“感物多所怀,沉郁结心曲”;诗中有画似王维,淡泊古雅似元亮。当其情未已时,或濡墨而书,或蘸丹青而画,至尽情而已矣。
 
   他于书法则上承商甲周鼎,下及秦汉魏晋,大凡卜契、《毛公鼎》、《散氏盘》、《秦招版》、汉碑额及帛书竹简、刑徒墓砖、画像刻铭、摩崕勒石、晋唐札记,皆用心临摹,乐此不疲。故而他的书法既有晋人之风流,亦有秦汉之古朴,在当代书坛独具一格,甚为世人所重。
 
   于画,则初学四王,进而由明而上,追摹北宋诸家。1993年至1996年间,我等三人做赵先生的研究生,得见他学李成、范宽、倪瓉、弘仁、石涛等大师经典作品的临摹本,真可谓虔诚认真、一丝不苟。既得传统笔墨之程式,复而跋山涉水,饱游沃看,直接用毛笔进行写生,以求融会贯通。如今,他所得写生  画稿数以千计,成册页数十本,可谓“眷恋庐、衡,契阔荆、巫,不知老之将至”矣。
 
   步唐老师常对我们讲:“跟赵望云、罗铭两位先生,使我学到了中国画的写生方法;而从石鲁先生那里,我学到了中国山水画的创作观念。”所以步唐先生对山水画的认识是:必须“有看头,有想头。”今天,我们从步唐先生的作品里,看到了他自己独特的风格(作者:刘星。)

渊淡体至道  兴言尚自然

   在山水画创作上,步唐先生常常重意境大于重笔墨形式。他总喜欢画晋唐山水诗派诸前贤如陶渊明、王维的诗意图,但却不为诗所窘,而是凭自己的心境,自由写意,所合者,或摘陶潜句以题之,或取摩诘句以跋之;难合者,则根据自己的心境创句弥笔墨之未尽之情。
 
   拿他的写生长卷《山泉流韵》图为例,此卷以野山林中不同形态的流水为题,在郁郁葱葱的杂树间,山势跌宕,板桥隐显;路无雨而流翠,水非莹而闪光;非写生高手,简直难为其情。读这样的作品,神畅矣,魂游矣,“得鱼而忘筌矣”。
 
   凡·高说过:“在最基本的方面,自然与真正的绘画艺术并不相悖。”“保持你对大自然的热爱吧,因为这才是使你学会越来越深刻地理解美术的真正途径。”
 
    面对赵步唐先生的这幅画,我们正可以看到景、情、感受俱到,一切自然而生;既有笔墨的高度凝炼与概括,又有笔墨意象向真实感受里的深刻切入,真可谓“山川与余神遇而迹化”矣!
 
   《秋嶺云归》一画,1989年湖北神农架写生,亦是一幅很精彩的山水写生长卷。据先生讲,此卷虽不足三米五,但却是他涉足三十余里所获。可见,咫尺间吐纳的是数万米的跋涉之情,这简直太不简单了;这是笔简而意繁,是实现了真正通约后的简,非行万里路、有深厚之笔墨功夫者,是难以企及的。
 
   而在意笔创作中,我非常喜欢《春风无处》、《山势西来》、《辛稼轩诗意》、《涧流》几幅,我认为这几幅在近期的创作中很有代表性,也和过去的作风拉开了一定的距离,这几年的画一跃而走向空灵。我认为,这不仅标志着步唐先生在笔墨锤炼上的飞跃,而且是他在意境锤炼上的飞跃。僧睿《中序论》云:“大觉在乎旷照。”“旷照”者,空灵也。此言谓“大觉在乎空灵”。慧远《沙门不敬王者论》亦言:“不以生累其神”。“生”者,实相也,拘于物象也。此句言神本亡端,虚则生神。歩唐先生知虚而化虚,其诗境之幽顿见。
 
   但步唐先生笔下之虚灵不显薄气,恰是气韵之深厚也。在文化根源上,这显然来源于他全面的修养和高深的书法功力对周秦两汉深厚文化精神传统的汲收,如扬雄所言:“其所循也大,则其所体也壮……其所循也真,则其体也浑”,周秦汉唐那种大气象、深厚质的品质,通过扎实的书法用笔倾注于他的画作的笔墨中,便化生为一种浑厚的气韵。而在生命的根性上,则主要因为他朴实浑厚的气质。他虽然出生于山西盂县,但却长期生活在关中,也深深地受着关中厚土和秦岭、黄土高原的滋养与影响,所以,他的情感还是深深地系于秦岭、黄土地和关中的沟沟峁峁的。这种情结,决定了他的创作题材要么是终南秀色、华岳雄风,要么是樊川、少陵塬、白鹿塬上的某个奇隅。(作者:刘星)

渊淡体至道  兴言尚自然
  说起步唐先生的笔墨,确是非常讲究的。在笔墨传统上,他对南宗一脉的经典如倪云林、弘仁的作品用力最勤。

     现在他的笔墨里的那种冷峻简约作风,就是源于这两家之影响。但他又不是那种死抱着先辈不放的惰性者,而是一个默默地用心创造自己的笔墨风格的执着者。事实上,步唐先生目前已经有了自己强烈的个性风格。
 
    在笔墨观念上,他喜欢以书入画,主张墨从笔出,笔醒墨韵。书法用笔主中锋,所生之线条容易具有浑厚之品质;又有起承转合、抑扬顿挫,故能得虚实、刚柔、疾徐、疏密等变化;“目亦同应,心亦俱会”,以至妙写。
 
     1996年,我在《西北美术》发表的一篇题为《法由自遣,美自我成》的评论文章中指出:“纵观整个中国山水画史,粗头乱麻、聚墨成形,为一种境界;简远精到、笔无虚发,又是一种境界;此两类各以王蒙和倪瓉为代表。赵步唐教授创作风格自趋第二类……雅静、清逸、骨气洞达,形成赵步唐教授山水画的主要风格。”七年前,我认为如此,现在看来,先生的画更是如此。因为先生的笔墨源于生活而超于生活,所以笔墨尽管简约了,而气韵却更加深厚了。
 
     现在,画坛不少人把赵步唐先生的画归为“学院派”,也有归为“写生派”的,但不管是学院派还是写生派,总能说明他是特别的、卓然不群的。子曰:“志于道,居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入“道”,对于艺术是最重要的,而“德”与“仁”对艺术同样重要。因为德与仁关乎成就怎样的人品,人品又关乎艺术的境界,最终,还是德与仁关乎艺术的境界。步唐先生是深明于此的,故他几十年里首先修养的,是谦谦的君子之风。
 
    在方法上,他一向远离“利”,俗话说:“利见小人”。重利,必然要同别人争争抢抢;争抢,必然有失德仁,心境也会被捣得纷乱。而没有一个清静的心态,怎么能产生出澹然雅正的高境界作品呢?所以,他两袖清风、泰然自处,一有时间就画画,有精力就外出写生,间或读书写字,吟句填词,活像个隐逸之士。因此,大家都说他人很好。
 
    齐白石、黄宾虹、赵望云等都在六十岁以后变法、拂去纷尘、淡化形累而进入化境,步唐先生六十岁后也出现了变化:越画越深沉、越画越简约、越画越新奇、越画越空灵,这是  不是也像前辈大师一样变法的开始呢?作为先生的授业弟子,我真心地翘首期待着。


胸纳万仞,笔出人文——记书画大家赵步唐先生

   10月10号,长安画派书画大家赵步唐先生的书画展,将在位于威海国际海水浴场的 “观霞听涛美术馆”隆重举办。届时赵先生将以届八十高龄,从十三朝古都西安亲临美术馆,与各界方家雅士会面,并举办一系列活动。我想,这应该是威海这座宜居城市的一道艺术大餐,不去饕餮一番,定会追悔莫及。
   
    知道赵先生要来,我顿时心生期盼。几年前赵先生曾经惠临威海,当时我有幸跟赵先生也见了面,几天的接触,赵先生的一举一动便深印在心目之中。于是我迎着小北风,在古陌岭下的山道上、树林间转圈儿,又对着山下的一池秋水静静回味。回到家时路灯初上,夜空吝啬、云遮星月。坐下来吧,打开深思之门,让书画大家赵步唐先生走进威海、走进我们,走进他的真正的笔墨艺术世界……
 
    百度百科上对赵步唐先生的介绍很简练:赵步唐,1937年生人,山西盂县人。1958年毕业于西安美院,并留校任教至今,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协会员,中国书协会员,主要从事书法与绘画的教学和研究——如此简练的介绍,倒也非常符合我对赵先生的印象。虽然简单,却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要说,我很尊崇赵先生。
 
    2011年也是这个时候,在“观霞听涛”会馆主人明涛兄的盛邀之下,赵先生携夫人飞临威海,就住在“观霞听涛”。赵先生来的头几天我没有见到他,我就跟明涛兄说:“赵先生很神秘呀!”明涛兄说:“在海边写生呢,早上出去晚上回来,午饭都是送去吃的。”听了这个话我心生敬意了。心想:七十多岁的老人了,竟如此勤勉,难得难得!在一个晚上,赵先生写生归来,我们终得见面,介绍的时候,赵先生脸上露出很谦和的微笑,这微笑让我释然。赵先生中等个头,衬衣上套着一件很是朴素的坎肩儿,头发花的少白的多,背稍稍有些驼了,相貌上并不见奇。交流中,赵先生说话声音不高也不多,但在重点上很中肯。这样见了两次,再次见面是在某协会设的招待晚宴上,赵先生做主宾位,他依旧没什么话,也只是喝一点红酒,大家敬酒,他会象征性的举举杯,大概只是沾了沾唇,好像永远沉浸在他的艺术世界里,我相信这样的场合对他来说并不合适。晚宴上,我跟明涛兄站在赵先生的背后拍了照,有人说我是明涛兄的师弟,这么一论叫我心里痒痒的。
    我们的见面似乎都很平淡,我敢说这次再见面,赵先生也不一定记得我是谁,但我知道他也就够了。我刚才说过,赵先生是一位”真正”的书画大家,请注意,我在”真正“两个字上是加了着重号的。现如今,真东西还有多少?而赵先生是真的,他的艺术是真的,他用近一辈子的时间和精力,背靠人文传统、脚踏黄土高原、漫步秦岭大川,不张不扬,如牛耕龙亩,而终得书画之大象,巍呼高哉!
 
    也就是那次见面,我有幸求得赵先生一幅墨宝。当我提出请求时,赵先生欣然应允,并很谦和地问我喜欢哪句话,我说就写《道德经》里的“孔德之容,惟道是从”一句吧。赵先生拿起毛笔蘸了蘸墨,可能是墨浓的原因,就又蘸了些清水,搅匀,又在废纸上稀释了一下笔尖,站起身来略一思忖,这才俯下身去便从容下笔。我也是搞书法的,面对真正的书家落笔,是恨不能把眼珠子瞪出来看的。赵先生用墨较淡,落笔稳、运笔轻快、笔速徐急重缓,挥挥洒洒,不一会儿,一幅行楷便完成了。在题款的时候,赵先生又让我把自己的名字写出来,并说这是不能错的,后又仔细地钤上印章,还不行,他又站起身子看了一会儿,才徐徐地说,好了。我当时真的是好感动好钦佩,因为他不搞应景之作,不分场合不分人,一以贯之,其严谨和认真,体现出赵先生对艺术创作的不二态度。
 
    仔细研读赵先生的书法,倒让我想起古人对书法研习过程中的“学养论”来。唐人张怀瓘就说:“善学者乃学之于造化,异类而求之,故不取呼于本,而各成其自然。”明人王紱也说:“要得腹中有百十卷书,俾落笔免尘俗尔。”是的,只有书法是必须“往来无白丁”的,不能想象,一个弄墨者,不通诗文不懂历史不读诸子百家不爱天文地理,会是怎样一种状况。我倒是常常碰到一些似是而非的书家(姑且称之为书家吧),说话嘴冒泡,下笔走无边。对此我不多作评论,且看清人盛大士怎么说,“若胸无根抵,而徒得其迹象,虽悟而犹未悟也。”而我以为赵先生首先是一位学问家,我拜读过他行文书写的《游楼台观记》、《骊山晚照》、《终南山川记》三篇文赋,恰如行云流水,古今并用,谈吐间,真真高人雅士,诗书画里,大有孔子闻韶之感!
    
    以此,就不难理解赵先生书法之精韵了,他轻笔淡出,满纸烟云,既有二王之洒脱,亦怀欧彦之雄奇,运笔之间常感文征明之老辣严谨。点点画画,斗转星移,遍布自然之态,尽收法度之要;转转折折,屋漏折拆,可见锥划清沙,绝无扭捏之象。赵先生的书法,不仅仅是笔笔有根,重要的是他能冲出凡尘,如大漠孤烟一般,充满己意。这样的创作实力,在当今真是太少了,说凤毛麟角也不为过,实可宝之。赵先生的书法摆在那里,你可以去看,去欣赏,去琢磨,他的艺术不用炒也不用炖(赵先生自己也从不在乎这些,他可能不懂),自成风骨。所以我还是相信,真正的好酒是不怕巷子深的,有很多酒搬出巷子、搬到电视台,吹得唔嚷唔嚷的,过几年就好灰飞烟灭,谁还记得。
 
    实际上,赵步唐先生的书和画是不应该分而论之的,我这儿也是为了行文方便。赵先生书画皆妙,绝非瘸腿将军,自是公论。说到瘸腿将军,古人是没有的,今人太多,有的是书可画臭,有的是画可书臭,有的是书画皆臭,没办法了,就自称为“现代派”了。关键是浮躁,也下不了那些功夫,又急着显摆,赚银两。赵先生为人很低调,一辈子做教研,桃李天下,可能有些晚辈都有比他的地位和名声高的,但他并不在意。我想,很多事情是要经过历史的车轮碾压之后才知道斤两的,自己需要知道的,是静下心来掂量自己。
 
    就在今年,央视的书法频道邀请赵老师作了多期的山水画讲座,既教化了山水画爱好者,更体现出艺术界对赵先生的褒奖和承认。在讲座中,赵先生自己说,他也画人物、画花鸟,后来才主攻山水,而这一画就是几十年。几十年来,赵先生身背画囊,遍历古秦大地,漫步祖国河山,多次登华山泰山去神农架,巡查新疆异域。仅仅以为读了王维一首《和太常韦主簿温汤寓目》,即起身考察骊山。先生有文记曰:“从芷阳村开始,经骊宫温泉,烽火台,华清宫···并远眺秦皇陵,以势画出《骊山》地伏雄踞,天休之势。”且配以前文所言《骊山》宏文,使之相得益彰,日月辉映。这样的长幅巨作不在少数,我拜读过的就有:太白山之《山深可奇》、《野水问源》,秦岭之《云峰天籁》,新疆之《天池清霁》、《神湖游幻》、《翠谷溪云》等等等等,皆为长篇巨幅、洋洋大观。
 
    赵先生的山水画,散淡奇远,天我合一,是大境界。树缝里可见远山,枝叶间可端云霓。并无山,飘渺中有智者漫步,可见水,雾腾腾教仁者静观。枝枝叉叉,根深蒂固,万山千仞,阳光遍暖。人分阴阳,画论黑白;阴舒阳灿,黑点白缀。稍加色,虹贯天际;巧使黛,眉飞色舞。赵先生自有论曰:“然宇宙之大,品类万象,地域风情各具特色,仅靠古人传统技法难于表达,还需直面写生,披图幽对,因势造境,妆貌取神,才能出以新意。先贤为文讲究。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作画亦需穷理尽性,厚积薄发,在对各地自然风俗了解后,方可收于笔底,赋诸墨彩。”此文此墨,此情此景,赵先生之大象,几出右者?
 
    赵步唐先生是智者是儒者是思想者,他用毕生精力,磊土筑高台,穷极远瞻。他搭华夏血脉,起黄土脊梁,亦步亦趋,朝我们走来,眼看,卢卓上朝;耳听,嵇康弄琴;远眺,山呼海啸,黄钟大吕。
 
   我在此恭盼赵步唐先生惠临威海,观霞听涛,播洒情怀!
                     九月十二岁甲午于又未居     司继君

人文书画,行云笔墨 ——赵步唐先生的书与画

    一九八六年八月,我由西安美术学院附中保送进西安美院国画系,第一次接触到了我的山水画专业老师——赵步唐先生。其实,在此之前,对于先生早有耳闻。知道先生除了山水画的笔墨功夫及营山造势的能力闻名于三秦,同时他的文人行书书法及诗词金石造诣也不同凡响。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画坛上,具有这样诗、书、画、印、赋兼具的画家屈指可数,先生可以说就是其中之一。
  八六年秋季西安美术学院有史以来第一届中国画山水专业开课了,我们全班总共五名学生,学校专门安排了四位专业课老师上课,重视程度空前,先生就是其中之一。他上课首先要求我们由真、草、隶、篆的顺序临摹五代名帖,诸如颜真卿的《勤礼碑》;柳公权的《玄秘塔碑》;欧阳洵的《九成宫醴泉铭》;怀素的《圣母帖》;王羲之的《兰亭序帖》以及汉代《曹全碑》;清代邓石如的《三公山碑》等等。先生反复强调中国书法与绘画的渊源关系、以及书法学习上的“博涉专精”。这个时期有幸常常有机会欣赏先生的书法作品。先生的书法是四体兼通,尤工于行书,他的书风沉稳古朴、清秀雅逸、刚柔相济、内涵丰富。我参加工作后,看到了他以古文体撰写了《游楼观台记》《终南山川记》《骊山晚照》等多篇行书书法作品出版,这些作品成为了我和我周围喜爱书法朋友们争相临摹的范本。在我看来,先生的书法论及书法作品的自然、优美在中国当代书画界少有人企及。尤其现场观先生书写更是一种由外而心的享受。
 
   对于山水画的学习,先生力主先师古人,先师传统,他学习四王,学习明四家,学习倪、黄、王、吴。对宋时期的一些经典作品都做过细致的研究。赵孟頫所讲:“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应八法通”。而南宋文人画既注重整体的文化修养,又注重书法用笔的观念对先生影响很深。先生传承古人的治学观点和严谨的治学态度深深地影响着我日后的学习、写生及绘画实践!
八八年我们山水班五人随着先生去陕南安康、汉水及湖北神农架、长江三峡等地写生,一路上先生与我们同吃、同住、同画,与山民交流、与筏工拉家常。那次写生回来他创作出了著名的写生长卷《山泉流韵》,以野山林里各种形态的流水为题,辅以郁郁葱葱的自然树木,山势跌宕,空翠湿衣。每每看此画我都会想到我们一起写生的点点滴滴。先生常常给我们讲“自然里处处是画”的观点和道理,现在再看先生以写生为基础创作出的多幅长卷作品,对这句话体味更是深刻。
 
   九0年我从西安美院毕业回到了家乡延安艺术馆工作,几年后又离开陕西到威海工作生活,这之间和先生有些间断的联系。我知道中国的名山大川先生几乎都走遍了,唯独山东没有来过,泰山没有画过。二00一年,与先生通话中,我再次邀请他来山东来威海。半个月后先生带着师母如约而至。那天晚上先生的飞机到达烟台机场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多年不见,知道先生已经七十六岁高龄,又是飞机晚点,心想他一定很累很疲倦了。可是一见面,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先生依然是精神矍铄,这让我很欣慰。那天回到威海已经凌晨三点,我们十几年没见,都很兴奋,一直聊到凌晨五点多。我没有想到,从那以后先生在威海的一个周时间里,每天早上八点出发外出写生一直到下午六点,中午都不回来。先生一点都没变,和我在美院时一样,还是那么的专注于他的绘画事业,外面的纷纷扰扰似乎一点也不关注。每天写生回来,我们就会一起喝茶聊天,聊过去我上学的事情,聊现在的西安美院,聊当今中国画坛的种种,而更多聊的却还是画画。之后先生在我朋友的帮助下,一路从威海到荣成、再到青岛,再上泰山,二十多天走到哪儿画到哪儿。回到西安,先生把山东之行的写生作品进行再度创作,一共画出了九幅山水长卷。先生说他的山东之行很愉快,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再来。
 
   先生走后,我认真地揣摩研究了他的写生长卷《华锋天籁》、《华岭云归》、《一园秀色》、 《野水问源》等等作品,对先生的这种作画作学问的态度敬佩之至。看看如今中国有点成就的画家坚持常年写生者,确实已经是凤毛麟角了,之前好些年就有人说过“在世者中坚持对景创作且有成就者,在京不外张仃老,广州有关山月等,金陵有亚明先生,陕西首推赵步堂先生了”。走近大自然、走到山水里、走到生活中,这是先生作画为师的态度,也是先生的画作所以感人的真正原因所在。正如先生在他的画集开篇所说“从艺五十余载 ,我体会到写生要投身自然,领悟造化,先得气格,后立意向。用心灵同山水交融,生活与情感共鸣,修为和才情相通,方能澄怀观道,开阖纵横,展示盈衿天然的笔墨妙境,为田地传神” 。
 
  先生虽然已经七十九岁,可是依然是艺术之树长青。近一年时间,先生与刘大为、范曾、贾又福、王西京等全国著名的实力派画家一起出版了好几本画集,显然,年龄对先生的外出写生和作画没有任何的阻碍。2013年,中国国家画院计划在北京给先生举办个人画展,我也想借此契机邀请先生再次到威海来写生、办展览,希望把先生更多的优秀作品分享给威海的朋友们!也希望有更多的威海朋友认识我这位可亲可敬的老师——赵步唐先生。 (王明涛)














相关热词搜索:观霞听涛美术馆

上一篇:甲午海战120周年油画展
下一篇:王力克 汪明强油画作品展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175号

威海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 鲁备2009001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鲁ICP备06041465号

网站热线:0631-5191412 网络实名:威海传媒网 网络设计/系统支持:威海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