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展览资讯 > 正文

流光溢彩—白琳水彩画作品展1月7日威海美术馆开展
2017-01-05 11:34:00   来源:   

展览时间:2017年1月7日—1月11日
开幕时间:2017年1月7日上午10:00
展览地点:威海美术馆(市文化艺术中心4楼)


白琳,原名韩克岩,号:抚鱼先生。斋号:仄席堂。1965年5月出生于辽宁大石桥,祖籍河北昌黎 。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美术史论系、花鸟画创作高研班,中国国家画院卢禹舜工作室。
师承;郭怡宗,张立辰,赵宁安,卢禹舜,薛永年等。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让自然衍射出精神的光芒
贾德江
——读白琳的水彩画

 

白琳是水彩画的高手,他以自己的作品对水彩画的审美价值和艺术技巧作了充分的诠释和发挥,其造境、情景、神韵及表现手段都极为丰富多彩。他那酣畅淋漓、雅丽明快、色调和谐的水彩画,以及纯熟简洁、清晰有序的水彩画技巧,使你绝不怀疑他是一位驰骋于水彩画领域的老将。然而,令人惊奇的是,白琳说他画水彩不过两年时间。
我带着疑虑走进了白琳的艺术世界,看到了他在画水彩之前的作品。实际上,他真正持续创作、长期耕耘的乃是中国画艺术。这里所说的中国画,包括他的工笔花鸟和写意花鸟,也包括他的青绿山水和水墨山水,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都给人以惊艳的感觉。我赞赏他的工笔花鸟素朴淡雅而不媚俗的画风,也欣赏他的写意花鸟笔墨精妙的文人画意趣;我惊叹他的水墨山水已达“法备气至,纯任自然”的阶段,也佩服他的泼墨泼彩山水可以和张大千媲美,更钦羡他能把传统青绿山水提高到一个更为古雅清逸的层次。他从容裕如地辗转于工笔与写意、山水与花鸟之间,都不是浅尝辄止的游戏而已,而是在立足于传统的基础上,进行深层次地探究,致力于从“外师造化”向“中得心源”的主观性方向迈进,注重艺术个性的别出心裁,强调一种对表现心灵的更大自由度的追求。在这一层面上讲,白琳的中国画已取得不可小觑的成就,且具有极大的潜力。我为他改弦易辙而惋惜。

白琳告诉我,他不会放弃中国画的创作和研究。他所以涉足水彩画,缘于一次朋友聚会的调侃,激发了他蕴藏在内心的水彩天赋和欲望,也是为了圆满他早年立志要画一批水彩画的梦想。从表面上看,白琳水彩画在两年时间内达到如此造诣令人不可思议,其实他不是“一超直入如来地”的天才,而是“积劫才成菩萨”的苦行者。在长达三十年的求艺之路上,他十八岁入伍,曾受军旅画家蔡景楷、周永家的影响,由油画起步,画过水彩,画过电影宣传画,也画过中国画的山水、花鸟,还有一个阶段受政治波普潮流的影响,热衷于油画现代艺术的创作。这一时期,他像一团海绵,拼命地吮吸着艺术的琼浆玉液。

新世纪伊始,他不再彷徨,选定了中国画为主攻方向。为了进一步补上传统这一课,他进入中央美院郭怡孮教授为导师的花鸟画高级研修班深造。郭先生是一位革新派的艺术家,他所创立的重彩写意花鸟画风以及“大花鸟精神”的倡导,使他无可质疑地成为画界的领军人物。正是郭先生的影响,启示了白琳在结业后的10多年间,以文学入画、诗歌入画、书法入画、金石入画,借助自然,在工笔与写意、泼墨与重彩、山水与花鸟之间去探索、去开拓,表现出得“祖”独厚的高智商,显示出天生的奇才。

我所以不厌其烦地述说着白琳的艺术历程,意在说明白琳的水彩画所以立竿见影,不是偶然而是必然,是他多年学养的积淀、多种技巧的融汇、多种经验的聚集,只是借水彩画工具为载体而得以充分发挥,因而他的水彩才具有非同寻常的精彩。初试牛刀,他画了三四百幅水彩,竟然被收藏家们抢购一空,价格不菲。市场是检验他作品的标准,他的信心满满,兴趣也有增无减。收录在本画集中的作品,是他近期的创作,主要以表现日本佐渡的印象和国内的崂山、庐山风光为主,画幅都不大,不是8开就是4开水彩纸那么大小,全是对景写生的产物。最突出的特色是像小诗一样洗练而抒情,无不纯净而动人,清新而自然,有不可言传的诗意,有轻音乐般的美感。

水彩,是西方绘画系统中的重要画种之一,于20世纪初传入中国。作为学习西画掌握色彩的入门手段,也曾盛行一时。随着油画被国人接受并普遍运用,水彩画终究作为“小画种”而被边缘化。白琳无意于改变水彩的这种命运,只想在这块不为人所重视的“边缘”地带,一试身手。他的目标是凭借自己在中国画方面的造诣转攻水彩画,以探索与拓展水彩画语言的表现力,既完成自己的夙愿,也为了实现自己在水彩画方面锐意创新的构想。

西方的水彩画,基本的绘画元素是以光为出发点,因而追求凹凸明暗、色调光影的透视现象、透视规律,是客观再现的艺术。而中国传统绘画则是以笔墨为最基本手段,是在书法用笔中表现个体生命精神的写意艺术,是一种追求以形写神、神似胜于形似的意象艺术形态。不可否认,白琳的水彩艺术仍以西方写实风格的水彩画为起点,没有改变写实绘画的空间观念和色彩观念,坚持以写生为创作基础的方向也没有变。他所要改变的是削弱西方水彩的模仿性和再现性,而代之以中国画的意象性和写意性。在他的水彩作品中,已巧妙地把中国画的写意笔墨和意象造型有机地融在西方水彩包括形、光、色在内的创作体系中,明显地采用了中国画的笔墨技法,在越来越单纯、洗练、虚灵、优美的具象体貌中,发挥着写的笔墨之造型特点。

其一,他热情、勤奋地感受生活,抓住第一印象,画出了自己真实的感受。这种感受既来自于客观自然的馈赠,也来自于主观的艺术构思与语言手段。在整个写生过程中,他与造化自然亲切地对话,与天地精神相往来,将外在的宇宙自然转向内在的性灵,蕴涵着其心情、才思、个性、精神的生命情调。这种浑然与物同体的情调,是一种“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呈现,追求的是形意相生的“意象美”。这就与偏重于科学认知、追求物我分离“真切美”的西方水彩大相径庭。

其二,从西方对景写生的水彩语言与中国的水墨观念和技法的融合中,他把西方写生的“形实”与东方写意的“神韵”结合起来。建立于这种基础上的水彩,笔触粗犷厚重,有线的勾斫,有笔的点,没有面面俱到的画面,只有似与不似的树木、屋舍、海水、天空、道路;而色调则细腻微妙,丝毫看不出描、磨、堆砌的痕迹,理性的富有写意的笔触赋予他作品以新鲜生动、一挥而就的生命活力。色彩虽饱和厚重,却不浮艳火气;色调虽灰,却明朗而变化丰富;细部处理虽概括,却深入到位、分寸得当。大面积水与彩结合的渍染也借助水墨画泼墨泼彩的奥妙,变幻出浓淡干湿、晕化淋漓的效果,从而赋予氤氲华滋的画面以灵魂和神采。

其三,白琳的水彩风景,让我们看到的就是他在色彩语言上对中国诗性文化的表达与创造。他深悟并及其自然地运用了中国艺术的创作方式,不拘泥于一时一地的形象再现,而是综合提炼出对某时某地的印象与感悟,用意象来纯化他对于诗意风景的色彩表达。他的风景看上去很写实,实际上,都不是对某一固定视角与场景的实写,而是经过心灵整合的图式。比如,他的这些风景大多“前虚中实”,让视觉中心停留在画面的三分之二处,由此形成画面的虚实关系。虽每幅作品千变万化,各不相同,但总体上趋向上下“虚”、中间“实”的模式。而“虚”与“实”的对比互映,是最能体现中国艺术精神的创作方法。

看来,白琳于水彩画并不是“心血来潮”的偶尔为之,而是作为一门学问在做着钩玄索解的文章。毫无疑问,白琳属于中国的文人画家一类,非常注重“画外功”的修身和陶练。除了画中国画之外,他也工于书法、精于篆刻,还常常读书、读史、作诗文。画水彩也是他的一种修炼,不只是画画江南塞北的风光美景,而是通过色彩和景致传达他的文化情怀与格调。他的水彩画,在总体取向上是温和、柔秀、淡雅、萧散的,在洒脱而简远的境界中,弥散出淡泊的人生态度和平和的循世情怀。他说,面对水彩写生,他有使不完的劲儿。新的一年将至,他又做好了准备,在轻松愉快中再一次到大自然中去体味水彩的魅力。他似乎在探寻水彩画的东方之路,让他的水彩在自然的本土化进程中衍射出精神的光芒。这是他文化个性和艺术生命最自然的叠合。
 
               2016年12月15日于北京王府花园
     (作者系著名出版家、美术评论家、画家)






相关热词搜索:威海 水彩画 作品展

上一篇:“庆祝中国共产党建立95周年山东省优秀美术作品展”在威海美术馆开展
下一篇:伴山雅集 邹本虹、周威涛贺年综合展1月7日开展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175号

威海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 鲁备2009001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鲁ICP备06041465号

网站热线:0631-5191412 邮箱 :whcmw2009@126.com 网络实名:威海传媒网 网络设计/系统支持:威海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