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首届东亚儒学威海论坛 > 君子之风 美德山东

君子之风 美德山东

以儒家思想为代表的齐鲁传统文化历来崇尚道德,向往理想的道德人格,注重培养德行君子,形成了厚道齐鲁、美德山东的道德传统。深入挖掘齐鲁传统文化中的道德精华和精神追求,其所蕴含的道德元素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1、厚德尚礼
“厚德”一词源于《易经》“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意即君子应以宽广的胸怀和宽厚的德行包容万物。“厚德”所承载和倡导的崇尚道德、追求博大宽容的精神内涵,在以儒学为主体的齐鲁文化中得到不断阐发和丰富,逐渐形成尚仁重德、知礼好学、宽厚大度、豁达坦诚的道德情操和精神品格,成为历代山东人群体性格、价值观念的重要内容。
齐鲁文化崇尚道德,追求高尚的道德精神,向往理想的道德人格,“从根本上说,齐鲁文化是伦理道德型的文化”,蕴含着丰富的伦理道德传统。早在上古时期,舜就用自己的行为为“厚德”进行了最早的诠释,“舜耕历山,历山之人皆让畔;渔雷泽,雷泽上人皆让居;陶河滨,河滨器皆不苦窳”,“天下说(悦)之,秀士从之”,舜宽厚仁慈,与人谦让相处,以德感化人,大家都敬佩他、服从他,只要是他劳作生活的地方,便会兴起礼让的风尚。《淮南子》中特别提到 “舜”具备人格魅力,“口不设言,手不指麾,执玄德于心”,可以感动和感化对方。由此,舜被视为传统道德文化的源起,“德至舜明”,“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舜身上宽厚、礼让的性格特征,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东夷人群体性格的集中表现。西周时期,周公倡导“敬德保民”、“以德配天”的“德治”思想,并通过“制礼作乐”将其制度化,开创了西周礼乐文化。鲁地为周公的封地,因此,鲁国成为宗周礼乐文明的代表,崇礼厚德亦成为鲁文化的重要特征,并对后世齐鲁文化影响深远。春秋战国时期,齐鲁思想家们整体对“德”进行了深刻而广泛的阐扬,以孔子、孟子为代表的儒家,在吸收前人仁德思想的前提下,把“仁”视为总德目,提倡仁者爱人、“为政以德”,君子要“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仁义礼智根于心”,大致形成了儒家伦理道德学说体系的主体框架,发展出重仁爱的传统,从而确立了齐鲁文化的传统价值观和道德修养目标;墨子提倡“兼爱”、“贵义”,强调义利统一,开创了立足民众、关爱民生的平民道德观。从舜经周公到孔孟,齐鲁伦理道德文化是沿着内仁(德)外礼、仁本礼用的脉络发展的,礼是人的品质的外在表现,而内在的本质是“仁”,“仁”成为最基本也是最高的德性,由“仁”引申出的恭、宽、信、敏、惠、诚、廉等道德规范,成为世代山东人的精神追求。
在以儒家文化为主体和代表的齐鲁文化影响下,山东人继承“周孔遗风”,崇尚道德,讲求礼仪,在世人中形成了厚德仁义、知礼谦让、宽厚坦诚的良好形象。西汉司马迁在《史记》中对鲁地之人这样评说,“邹、鲁滨洙、泗,犹有周公遗风,俗好儒,备于礼,故其民龊龊……昔尧作(游)〔于〕成阳,舜渔于雷泽,汤止于亳。其俗犹有先王遗风,重厚多君子,好稼穑,虽无山川之饶,能恶衣食,致其蓄藏”,因为时时处处依礼而行,所以龊龊,即谨小慎微。东汉班固在《汉书》中说“鲁地……其民有圣人之教化……是以其民好学,上礼义,重廉耻。”《隋书》评说兖州之地“兖州于禹贡为济、河之地……旧传太公唐叔之教,亦有周孔遗风。今此数郡,其人尚多好儒学,性质直怀义,有古之风烈矣。”唐代诗人李白在《五月东鲁行答汶上翁》诗中说鲁人鲁地“土俗古远,风流清高,贤良间生,掩映天下……扶老携幼,尊尊亲亲,千载百年,再复鲁道。”唐代诗人骆宾王则说“邹鲁旧邦,临淄遗俗,俱沐二周之化,咸称一变之风。”不仅鲁地,齐地也是如此。宋代文学家苏辙说“至今东鲁遗风在,十万人家尽读书”,诸城因古处鲁之东鄙,即称“东鲁”,孔子得意弟子公冶长在家乡继续传授孔子学说,“盖于齐亦蔚然洙泗小宗也”,所谓“东鲁遗风”者,即自春秋以来的读书之风。在当代人的印象中,厚德守礼依然是山东人的性格特征。“山东是儒家文化的发源地,受儒家文化影响,山东人伦理道德观念非常强烈而且比较守旧。”由此来看,从古自今,山东人崇德重德的性格特征是一脉相传的,仁、义、礼、智、信、孝、忠、义等道德观念已经内化到山东人的精神世界中,从而时时处处显现在山东人的生活轨迹中。
2、浩然正气
“正气”一词出自《黄帝内经》“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意即正气旺盛,则邪气难以入侵。但“正气”被赋予道德内涵,成为一种正义、公正的气节和情操,则起于孟子的“浩然之气”。以孟子为发端,崇尚气节成为齐鲁文化的基本精神,并为历代山东人们所认同和践行,展现出了爱国爱民、无私奉献的高尚品德和大义凛然、舍生取义的壮美情操。
齐鲁文化崇尚气节。孔子说“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孟子善养“浩然之气”,以充塞天地的气概,推行王道主义,表达了“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的勇敢决断,并以“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伟岸形象树立了高尚人格的鲜明标准。齐国太史不惧死,坚持正义,秉笔直书,将崔杼弑君载入史籍,是舍生取义;齐国灾民不吃嗟来之食,“予唯不食嗟来之食,以至於斯也!从而谢焉,终不食而死”,是自尊不屈;秦始皇焚书,孔子八世孙孔鲋和济南伏生冒险藏经书,才有了后世的“鲁壁藏书”和“伏生献书”,是不畏生死;三国时,诸葛亮为兴复汉室不遗余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义无反顾;南宋词人辛弃疾以气节自负,英雄豪迈,曾率众起义抗金,闯金营……,并将壮志难酬的英雄泪寓之于词,是精忠大义;明代著名抗倭将领戚继光率领戚家军上阵杀敌,抗击倭寇,是视死如归;在国家危难之际,赵登禹血洒南苑、壮烈捐躯,张自忠身先士卒、与日寇拼死搏杀而殉国,其“忠义之志,壮烈之气,直可以为中国抗战军人之魂”,是大义凛然;新时期,热爱人民无私奉献的孔繁森、舍身救人的英雄孟祥斌,他们展现的是见义勇为、舍己为人、无私奉献的忘我精神。他们用自己的气节和情操书写了历史,成为世人的楷模。纵观古今,由孟子发其端的浩然之气,已经演化成为一种崇高的道德情操,演化成一种气贯长虹的浩然正气和凛然大义。而历代山东人为这一浩然正气增添了更多的精神内涵,既有尚志守节、舍生取义、大义凛然,还有胸怀天下、志气昂扬、爱国爱民、无私奉献等。
孟子说“养之以义”、“配义与道”,浩然之气是用正义来培养的,人行事必须符合道义。正是以“浩然之气”所传达的正义之感、道德之善作支撑,正气才演化成为具有高尚情操的“浩然正气”,蕴含着光明磊落的坦荡气概、勇于担当的责任意识和刚正不阿的志气节操,成为后人致力追求的理想人格和崇高境界。山东人特别重情尚义,孔子认为“君子义以为上”,“义”是道德高尚的人所必须具备的品格,孟子指出:“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要重义轻利、舍生取义,“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子路表示“愿车马衣裘与朋友共蔽之而无憾”。梁山泊一百零八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义薄云天,与朋友同生死、共患难,两肋插刀。由齐鲁文化滋养的鲁商文化,讲究千金“义取”、千金“义散”,乐善好施、扶危济困,鲁商经营获利后,往往热心社会福利、公益事业,自愿捐钱捐物救济灾民,扶助鳏寡孤独,乃至于修桥铺路。清代大商孟洛川一生多次举办慈善和公益事业,诸如设立社仓,积谷备荒,施舍医药,免费为穷人看病拿药等,被誉为“一孟皆善”。浩然正气是一种精神境界,更是一种道德情操。
3、刚健勇敢
“刚健”一词出自《易经》“刚健中正,纯粹精也”,孔颖达疏“谓纯阳刚健,其性刚强,其行劲健”。“刚”乃刚强不屈之义, “健”则有强劲有力坚忍不拔之意;“刚”是指不屈服于外力,健是指具有持久力。刚健是齐鲁文化的基本精神之一,正直勇敢、吃苦耐劳、坚忍不拔的刚健精神在山东人身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齐鲁文化重视培养刚健精神,历代山东人也践履着刚健精神。在山东人身上,刚健精神主要体现了两种精神品格。其一为刚强果毅、意志坚强。孔子非常看重刚健的品德,“刚、毅、木、讷,近仁”,刚即刚强,毅即果毅,刚强而意志坚决,“知其不可而为之”,这里的刚毅即有刚健之意。曾子说“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士肩负重任因而要志向远大、意志坚强。孟子重视对意志的磨炼,培养刚健品格,“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墨子则提倡“赖其力则生”、“强力而为”,强调依赖自身的力量谋求其生存和发展。其二为刚强不屈、正直勇敢。孔子认为“枨也欲,焉得刚?”,私欲太多无法刚强,“刚”是无私无欲的。孟子也推崇这种“刚”,指出浩然之气“至大至刚”。既然无私无欲,就会坚守正义,就不会屈从于任何外力,就会做到“勇者不惧”。曾子谓子襄曰:“吾尝闻大勇于夫子矣: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坚守正义之勇为大勇,此为刚毅精神之重要内涵。墨子也有此言,“不听吾言,不用吾道,而吾往焉,则是我以义粜也”,正是对坚持以义为目标努力不懈、屹立不摇的刚健精神的诠释。齐鲁文化所倡导的这种刚强坚毅的精神气质和人格尊严对后世形成了强烈的激励作用,树立了伟大的精神标杆,为历代山东人所秉承。
山东人吃苦耐劳、坚忍不拔。孔子一生命运多舛、道路坎坷,率领门徒周游列国,吃尽人间苦楚,却没有动摇他追求理想的坚强意志,墨子也是一生行义,坚守“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的目标,始终不为高爵厚禄所动摇,也不因困难而改变初衷,因而世人有“孔席不暖,墨突不黔”之言。战国军事家孙膑受膑刑而作《孙膑兵法》,体现了不屈精神和坚韧意志。清末民国时期,山东人闯关东,“挟其忍苦耐劳之精神,于东北新天地中大显身手,于是东北沃壤悉置与鲁人耒锄之下”。近代,山东民族工业顽强发展,以烟台张裕葡萄酒酿酒公司、瑞蚨祥等为代表包括机车制造、纺织、印染、烟草、啤酒等行业见证了民族工业的历史变迁。山东人吃苦耐劳、不怕艰辛的精神,在很多私人著述中都有所描述,“鲁人勤苦耐劳,取而代之,久遂益树势力”。山东人血脉里始终贯穿着吃苦耐劳、坚忍不拔的优秀品质,奠定了“比实干、比实力”的现代经商意识,并成为鲁商的优势,由此催生了一大批著名企业。
山东人勇敢不屈、豪爽正直。南朝梁髙祖赞美山东泰山人羊侃时说,“吾闻仁者有勇,今见勇者有仁,可谓邹、鲁遗风,英贤不绝。”勇是齐鲁文化尤其儒家推崇的道德精神,孔子认为“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有勇便会不畏艰险、勇往直前。孟子则说“志士不忘在沟壑,勇士不忘丧其元”,有志之士、有勇之人便不怕牺牲。在这些勇德思想的教育激励下,山东涌现出了一批顽强不屈、不怕牺牲的仁勇之士,如挥舞大刀与日军搏杀的抗日名将宋哲元,锻造出了无数见义勇为、舍生忘死的道德楷模,如勇斗歹徒的解放军战士徐洪刚,也出现了大批不畏权势、扶危济困的英雄好汉,如隋末瓦岗军起义、北宋末年宋江起义中的壮士义士勇士,并伴随着《水浒传》、《隋唐演义》等小说的广为传播,山东英雄好汉、豪爽正直的山东大汉形象得到世人认可,山东人也深受各地人的欢迎和喜爱。《宋史》说“登、莱、高密负海之北……大率东人皆朴鲁纯直,甚者失之滞固,然专经之士为多。”《天平寰宇记》说莱州“土疏水阔,山高海深,人性刚强、志气缓慢。”刚健勇敢成为是山东人性格中的重要精神品质。
4、诚实守信
山东人重视诚信,从一贯崇尚诚信美德的齐鲁先圣,到讲求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各代鲁商,再到讲信修睦、真诚做人的山东人,诚信已积淀成为山东宝贵的精神财富。
山东人对诚信理论进行了创发性探索。由管子、孙子、孔子、孟子为代表的齐鲁先哲结合时代需要对诚信作了创发性探索,提出了一系列诚信要求。在山东思想家看来,个人安身处世要诚信,“民无信不立”、“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与人交往要诚信,“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要“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齐家立业要诚信,“敬事而信”;经商贸易要诚信,管子“非诚贾不得食于贾”;治国安邦要诚信,“先王贵诚信。诚信者,天下之结也”。
山东人践履诚信,从古至今以诚信著称。孟母“买肉啖子”、“曾子杀彘”、“尾生抱柱”、“鸡黍之约”、“晏子家有老妻”、“齐桓公失地得诚信”、“齐桓公五十里换信义”、“管鲍之交”等等,是山东人演绎出的一个个动人事迹,这些事迹塑造着后世山东人的诚信品格。历代鲁商汲取了齐鲁文化中诚信之精华,许多成为“诚贾”、“良贾”,他们“以诚待人,人自怀服”,重承诺、守信用。清末民初孟洛川创业之初就确立了“以德为本,以义为先,以义致利”的经营思想,在济南瑞蚨祥门口各有一块牌子,分别写着“货真价实”和“童叟无欺”,所有店员以此为座右铭,向他人订货,向来不签订书面合同,全凭口头约定,从未失信于人。徐坷在《清稗类钞》中评价当时的山东人,“即墨以南,民贫俗俭,仅以茅舍避风雨,未见有广厦大屋如南方者。其人诚实不欺,服官吏之役,虽劳不怨。”当代山东人秉承诚信精神,海尔集团张瑞敏当众砸毁76台不合格冰箱,严格质量意识,树立了海尔“真诚到永远”的诚信理念,海信集团“海纳百川,信诚无限”将诚信作为企业生存发展的根基。诚信代表了人性中最为初始、最为自然而毫无造作的善德,而“诚信山东”则成为展现山东人民昂扬向上精神的重要品牌。
孔孟之乡、礼仪之邦;美德山东、厚道齐鲁。不论在何时,齐鲁大地都涌现出大量的道德楷模。历史上,在元代郭居敬辑录的《二十四孝》中,有十位是山东人,如“行佣供母”的江革、“卖身葬父”的董永、“卧冰求鲤”的王祥。而在当代,山东以实施“美德山东”、“四德工程”和“山东省公民基本道德行为40则”等为抓手,积极开展“学雷锋,做山东好人”、“山东好人”评选、道德讲堂等各类道德实践活动,先后推出了邹树君、崔学选、“最美女孩”刁娜、“兵妈妈”齐亚珍等一批全国重大典型,在社会各界树起了道德标杆。仅2014年,全省共推选出了556名“山东好人”,其中52名被评为“山东好人之星”,66名入选“中国好人榜”,位居全国第一。千百年来,崇德尚德形成了齐鲁大地从历史到现实的文化环境与生活氛围,融入到了山东人的性格特征与精神理念之中。
 
错误报告  分享到: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175号

威海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 鲁备2009001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鲁ICP备06041465号

网站热线:0631-5191412 网络实名:威海传媒网 网络设计/系统支持:威海传媒网